折来一笑是生涯 - 无言谁会凭栏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苏蔷是秦国夫人的陪嫁丫鬟,从小就侍奉在秦国夫人身侧,秦国夫人对她十分倚重,虽是主仆,却似亲似友,情分非常。

    她不仅是秦国夫人身边的心腹大丫鬟,更是秦国夫人最忠心得力的助手,协管着将军府中上下事宜,是府中的半个管事,人人敬称她一声“姑姑”。秦国夫人每每进宫都是由她随侍,哪次不是风光无限,宫人都得和颜悦色讨好着她,怎料这次竟遭这般大祸。

    起先苏蔷如何也想不明白魏珫为何会叫一群男人将自己轮奸,她当时猜测的无非是镇军大将军身死,帝王要出手对付将军府上遗留的孤儿寡母,却不懂其中究竟有何嫌隙,使得对她一个婢女用出这般下作龌龊的手段。

    铺着羊羔绒毯的香车内,苏蔷红肿的眼睛流着泪,惊惧无措地望着秦国夫人,像是要从她口中得到一个答案。于是同样在哭泣的秦国夫人解开了自己的衣裳,用身上的痕迹无声回答了她。

    “是谁?”苏蔷声音嘶哑颤抖发问,喉间有血漫上来的铁锈腥气。

    其实她知道是谁,只是一时无法接受罢了,天子对将军府的宠爱,在大将军死后终于变味了。古今谁人都说帝王心思最凉薄,原不是无凭无据的。秦国夫人那样的花容月貌,终是遭帝王觊觎,难逃厄运。

    苏蔷恨得呕出一大口血来,浇灌在秦国夫人颓败的娇躯上,使得这朵倾城倾国的花变得凄艳非常。

    秦国夫人回府后再次卧病不起,包括她的大丫鬟苏蔷。府里的人只知道她们病了,具体是什么病,谁也不甚清楚,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头痛风寒罢了。

    倒是宫里派了太医来,瞧着面生,奉着陛下的旨意来的,姓董,每日来为秦国夫人诊治,开方煎药从不假借人手,十分尽心尽责,一切仿佛帝王对将军府的爱护未变分毫。

    这董太医明面上是为秦国夫人看病,实际上却是给苏蔷调养身子,在苏蔷这件事上,魏珫只是想给秦国夫人一个小小的警示罢了,并不是真的要苏蔷成为一个废人。

    苏蔷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才见好,自苏蔷康复之后,魏珫总是借由皇后的口谕频频将秦国夫人召进宫,秦国夫人回府后,白日里虽看着一切如常,但夜间沐浴时总恨不得将自己身上那层肮脏的皮搓下来。

    魏珫爱她,爱她容貌倾城,却也恨她,恨她心中只有亡夫,对这晋国最尊贵的他不屑一顾,所以他对秦国夫人百般折辱。他要将秦国夫人调教成乖巧听话的奴隶,所以每次都给她用烈药,要她哭着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祈求自己干她。

    秦国夫人在魏珫面前流尽了血泪,她并不识趣,所以魏珫爱给她用药,他就爱看她受不住药性哭着求自己干她的模样,她的菊穴和小嘴,都叫魏珫捅了个遍。

    为了不再连累身旁的人,秦国夫人便选择独身一人进宫,不再带随侍的丫鬟。若魏珫高兴时,便不会计较她故意没带随侍的丫鬟,倘若是他心情不好时,他便会特意让皇后传话,要苏蔷陪同秦国夫人进宫,才好叫自己的暗卫当着秦国夫人的面奸淫苏蔷,逼得秦国夫人不得不乖乖听话,做尽屈辱之事。

    为防止帝王欺辱臣妻这荒淫之事泄露,秦国夫人的车夫早就被魏珫换成了自己的人,那人原是魏珫的暗卫,是个武功高强的男子,应当是有胡人的血统,所以身材高大五官深邃。

    车夫东钧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将军府时他是秦国夫人的车夫和护卫,也是魏珫放在秦国夫人身边的一双眼睛。

    魏珫今日拿鞭子抽打了秦国夫人,他一边打一边污言秽语辱骂她,逼着她说出各种羞耻恶心的话,还用麻绳将她双手缚在身后,绕过挺立的双乳,再双腿大张彻底露出花穴绑在床榻上。

    那姿势实在淫荡,偏偏花穴被抹了药,抓心挠肝一样难受,魏珫越鞭打她,下面的水儿却越来越多,每打一下,花穴就吐着露水颤抖着收缩,最后竟被打得泄了身。

    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特制的皮鞭打过敏感的棉乳和屁股,并不能为正在流水的花穴起到舒缓作用,她最终只能饮鸩止渴般祈求魏珫用肉棒狠狠操弄自己,堵住那水流得正欢的穴儿。

    魏珫还没有欣赏够她的淫靡之态,不肯轻易满足她,他拿出两枚垂挂着银铃的银针,分别穿过她胸前的两朵红樱,带出两串血珠滴落在雪白的乳上,分外鲜艳。被皮鞭抽打得发麻的雪乳被穿刺时倒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疼痛,却还是让秦国夫人落下两行泪来。

    在秦国夫人的红樱上穿了两枚银铃后,魏珫又从一旁的热水盆中拿出一根粗壮的玉制角先生,毫不留情捅进了她花露横流的穴中。

    被热水浸泡过后的角先生滚烫无比,是人的阳具不能比及的火热,一下就将秦国夫人烫得失声尖叫,仿佛自己要被融化了一般。敏感的穴儿也被烫得颤抖不已,紧紧咬着角先生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秦国夫人被滚烫的角先生瞬间送上了高潮,魏珫不给她缓和的时间,快速抽动起角先生来,让秦国夫人在不断的高潮中失了神魂,胸前的银铃不断震颤发出清脆悦耳的叮铃声。

    银铃震颤时引得穿刺处疼痛非常,偏偏下面的小穴舒爽不已,疼痛和快感交织在一起,令秦国夫人嘴里发出痛苦又掺杂着愉悦的呻吟。

    秦国夫人花穴喷射的汁水浇了魏珫满手,魏珫抽出了小穴紧紧吸咬着的角先生,秦国夫人被角先生撑大的花穴在角先生被抽离后又紧闭了起来,惹得魏珫拿两根手指捅进湿滑紧致的甬道里搅了搅,说道:“真是耐操的母狗,捅了这么久还这么紧。”

    他解开了秦国夫人身上的麻绳,重新给她套上了皮制的项圈,用锁链牵着,让她像母狗一样跪趴在床上,高高翘起屁股,又重新从热水盆中拿出一枚鸡蛋大小的勉子铃,重新塞进她的花穴中。

    花穴吃下了这枚勉子铃,在花心里快速震颤跳动,隔着花穴也听得见沉闷的铃声,震得秦国夫人当场泄出一大股花汁,忍不住要直起腰来,被魏珫狠狠打了屁股,要她跪好。

    “母狗,爬下床去。”魏珫像牵狗一样牵着秦国夫人下床,尽管秦国夫人觉得屈辱也只能现做。她穴里含着勉子铃,每爬一下都带上一阵酥麻,雪乳带着乳头上穿刺的银铃随着她的爬动一晃一晃,发出清脆的声响,体内的勉子铃也一直发出沉闷的铃声。

    魏珫牵着秦国夫人在皇后的寝殿爬了一遍,让秦国夫人的淫水流了满地……

    “啪——”秦国夫人离开静德宫时,见到等候在外的东钧就来气,于是毫不客气给他一个耳光,她总是将在魏珫那受凌辱的气撒到他的头上。

    东钧挨了耳光,也不说话,就像平常一样看了秦国夫人一眼便低下头,然后跪趴在地上让秦国夫人踩着自己的背上车。

    秦国夫人双眼通红,胸膛剧烈起伏,恨恨踩着东钧的背上了马车。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被魏珫强占的事实,那种恶心感始终挥之不去,她憎恶魏珫,也憎恶自己,什么也无法洗清她身体上的污浊。

    秦国夫人在静德宫门口打了自己的车夫,这还是在宫里,自有人将这件事告诉魏珫,虽说打狗还需看主人,但魏珫似乎并不当一回事。一条狗罢了,秦国夫人自然打得,反正秦国夫人挨他的鞭打总是比东钧挨秦国夫人的巴掌要多的。

    东钧刚来将军府的时候,秦国夫人非常厌恶他,就像厌恶魏珫那样。每每她在魏珫那受了辱,回到将军府后,她便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气撒在东钧身上。

    她骂他狗奴才,扇耳光和打鞭子是常有的事,她打的地方也不遮掩,魏珫见东钧脸上带伤,便知道是秦国夫人的杰作。东钧虽是他的狗,但他也不气恼,反而装模作样担心秦国夫人的手打在皮糙肉厚的东钧身上,将自己手打疼了,可把秦国夫人恶心坏了。

    若碰上魏珫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东钧挨的打做由头,在床笫上向秦国夫人讨要回来也不是没有的事,只是这样往往激得秦国夫人回去后更会痛打一番东钧罢了。

    今日秦国夫人被魏珫这样欺辱,胸前两朵红樱现在还刺痛不已,膝盖也跪爬得满是淤青,花穴更是红肿热痛,身上也尽是鞭打过后的红痕,总之没有一处舒心,左右瞧东钧更不顺眼。

    马车出宫后还没到将军府,只是在一条僻静的街道,秦国夫人便忍不住,厉声对东钧命令道:“停车!”

    东钧停了车,等待秦国夫人的下一个指令。

    “进来!”秦国夫人语气中带着积压的怒气。

    东钧便明白了秦国夫人想干什么,掀开车帘进了车厢,单膝跪在秦国夫人面前。

    “马鞭给我。”秦国夫人伸手问他要马鞭。

    东钧把别在腰间的马鞭解下来双手递给她,秦国夫人接了马鞭,要他跪下。东钧双膝下跪,高大的身躯就算是在宽敞的马车里跪着也显得车厢逼仄又压抑。

    秦国夫人先是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在他古铜色的脸颊上留下深红色的巴掌印,可见用力之大,把她的手都打得隐隐发麻,掌心红肿。

    打完东钧耳光之后,秦国夫人更生气了,因为她把自己的手打疼了,于是她用马鞭抽了东钧的脸。马鞭不比魏珫叫人特制的软鞭,打在人身上是实打实的疼,秦国夫人也没有收力,直接在东钧脸上抽出一条带血的鞭痕来。

    东钧挨了鞭打也不吭声,秦国夫人在他脸上抽了一鞭子,心中气还未消,又在他身上抽打起来。

    秦国夫人一边打,一边气愤得红了眼眶,就算经过了那么多次,她还是咽不下那份屈辱,以至于她最终成为了像魏珫这样的恶人。从前她从不舍得打骂奴仆,如今却能将东钧鞭打得遍体鳞伤。

    有血湿润了衣衫,马鞭将东钧的上衣都打裂了几道口子,可见里面肌肤上新旧交替的鞭伤。秦国夫人打累了,将马鞭丢在一旁,伸手去摸东钧身上的血,在指尖捻了捻粘稠的血液,随后将指尖上的血迹画在东钧的眼下,画出血泪的模样。

    在东钧眼下绘血泪时,秦国夫人靠得近,东钧的嗅觉非常灵敏,能闻得到她身上的幽香和药香,他甚至能闻得出她沐浴时用的澡豆里面添了什么香,还有祛瘀膏里用了什么药材。

    血干涸得快,秦国夫人得不断从东钧身上去蘸取,才能保证那两行血泪看起来像真的一样。纤纤素手在东钧身上和脸颊上不断划过,每拂过一次,就带起一阵酥麻,引得被鞭打时隐有抬头迹象的阳具彻底抬起了头。

    东钧硬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根本控制不住那根粗长的东西,在裤裆里高高翘起,像是要撑破裤裆一样。

    那孽根的尺寸实在不容忽视,秦国夫人见到后,难以置信地瞪着东钧,踹了他一脚,怒斥道:“你这肮脏下贱心思龌龊的东西,滚出去!”

    秦国夫人腿上没力气,一脚踹在东钧身上软绵绵的,一点也不疼。东钧捡起马鞭退了出去,也不觉得羞耻,只是觉得秦国夫人不愧是陛下想方设法要得到的女人,就算是拿马鞭鞭笞他的模样,都让他生不出厌来。

    拿衣袖擦掉了脸上的血迹,裤裆里高高翘起的肉棍也慢慢下去后,东钧才继续驾车往将军府的方向去。

    回到将军府后,门房见东钧衣衫破烂,身上脸上明显有鞭打的伤痕,脸上还有脏兮兮的一大片血污,惊恐万状地问东钧:“这是怎么回事?夫人可还安好?”

    凭着秦国夫人的身份,这将军府中的下人都要比旁人显贵,何时有过将军府的下人被人凌暴之事,何况还是秦国夫人的车夫。这京城上下,谁不认得秦国夫人的马车?究竟是什么人这般不长眼,欺到了将军府的头上,还是说,这失了男主人的将军府,荣华终究是到头了?

    门房惊惶无措,秦国夫人的声音从车内传来:“无事,这车夫犯了错,是我责罚了他。”

    “夫人无事便好。”门房的心瞬间安定,在等待秦国夫人回复的苏蔷也赶来,搬了马登让秦国夫人垫脚用,将秦国夫人搀下了马车。

    待苏蔷扶着秦国夫人离开后,门房起身语重心长同东钧道:“你这个粗人,怎老是惹得夫人生气,夫人如此心善你都能时常将她惹怒,叫她责罚于你,可见你实在莽撞。她如今连上下马车都不愿意踩你,何时你才能叫人省心。”

    在将军府的下人眼中,能让秦国夫人踩着自己的身子上马车,近身伺候夫人,可是荣耀非常的事情。

    东钧也不说话,只是默默走开了。门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气恼道:“真是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活该叫夫人不喜欢,也就仗着自己武功高强才目中无人,若是寻到了比你功夫更厉害的,夫人迟早要将你赶出将军府去。”

    苏蔷眼眶发红扶着秦国夫人走在路上,趁着没人问道:“夫人,你手上的血是从何而来?”她早在搀秦国夫人下马车的时候就见到秦国夫人的指尖上有干涸的血迹。

    每回进宫,魏珫十有九次会让秦国夫人受伤,但都是在能被衣裳遮住的地方,不会在明面上让人看出来叫人闲言碎语,可难保他突然变了心性。

    “不是我的。”秦国夫人平淡回答。

    “夫人……”苏蔷听到不是秦国夫人的血,稍稍安了心,不是秦国夫人的,那便是东钧的了。能让秦国夫人在路上便忍不住鞭笞了东钧一番,可见在魏珫那受了莫大的折辱。

    苏蔷心疼无比,她想关心又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她的夫人为了不让她受辱,是自己在以身饲虎,她才能全须全尾在将军府等着秦国夫人回来。

    “别说了,我明白的。”秦国夫人明白苏蔷的心意,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叫人备水吧,我累了。”

    言语实在无力,无法安抚她的疲惫,面对来自帝王的欺辱压迫,她们这样柔弱的身躯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屈服。

    “是。”苏蔷强忍住眼泪,扶着秦国夫人回到寝居,着人安排清淡吃食和沐浴用的热水。

    夜里秦国夫人辗转反侧不得安眠,对在侧间的苏蔷道:“去将那狗奴才唤来。”

    在秦国夫人嘴里,“狗奴才”只特指东钧一人。苏蔷明白秦国夫人是要唤东钧来泄愤,应了一声,出去挂了一盏灯在秦国夫人的窗沿下,东钧看到了便会明白。

    她们不会对东钧感到歉疚,就像魏珫不会对她们感到歉疚,东钧也不会觉得她们可怜从而同情她们一样。或许起初是有愧的,毕竟东钧也只是命运被魏珫所掌控的傀儡,但那恨终是蒙蔽了她们的心。

    东钧住的下房窗口正好对着秦国夫人所在的秋水居,他远远见到秦国夫人寝居窗沿下的那盏灯笼,便锁好房门避开夜里巡视的下人,悄悄往秋水居去。

    倒也不用秦国夫人开口,东钧进了秦国夫人的寝居后,直接跪在了她面前。

    苏蔷在他跪下后,从外头锁好了门窗,退去了隔壁的耳房。

    秦国夫人今日也没急着打骂东钧,只是坐在床上静静看着他。她折腾他的花样不多,还都是从魏珫那里学来的,她到底面皮薄,没有将魏珫对待她的招数都使在东钧身上,在东钧看来她实在不算会折腾人,翻来覆去就那几样,左右只给他留一些不痛不痒的皮外伤,根本不比暗司所里调教人的手段。

    但她的眼睛实在美丽,有时候东钧会惧怕那双眼睛,不是出于畏惧,而是一种他说不明白的原因。

    “你叫一声我听听。”端坐在床榻上的秦国夫人突然说道。

    东钧没有多思虑,唤了她一声“夫人”。

    但秦国夫人说:“不是这个。”

    于是东钧明白了,他对着秦国夫人“汪”了一声。

    秦国夫人笑了,她笑得满室生辉,抚掌道:“好狗,真是一条魏珫的好狗。”

    东钧跪在她面前,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似乎不会羞耻,也不会觉得疼痛,秦国夫人早就发现了,他不是一个正常人。也是,魏珫派过来的一条忠心耿耿的狗,怎么可能是个正常人。

    暗司所里调教出来的暗卫,遵循主令永不背叛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铁律,他们不需要懂得情爱,纲常伦理也与他们毫无干系,他们没有自我,只需要听从主人的命令行事即可。

    “果真是个不知礼义廉耻的下贱坯子。”秦国夫人明明是看着东钧在说这句话,却又像透过他在与他背后所代表的魏珫交流,又或者可以说是在说她自己,眼中蕴含的情绪复杂不已,让东钧无法明白其中深意。

    很多时候东钧都无法理解秦国夫人的情绪,他只知道秦国夫人想打骂自己时,自己只要安静承受就行。

    东钧脸上的鞭痕已经结了痂,秦国夫人伸手摸了摸,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扣掉。东钧闻到了她手上沉香的味道,于是眼神落到她的枕边,果然放着一串沉香手串。

    秦国夫人见他往自己的床榻看了一下,问道:“你在乱看什么?”

    “沉香手串。”东钧如实回答。

    秦国夫人笑了一下,起身从桌上的纳篮中拿出两枚绣花针,说道:“把衣服脱了。”

    东钧解了上衣,露出壮实且布满伤痕的上身,秦国夫人弯下腰,将两枚绣花针分别穿过东钧的两个乳首,褐色的乳首受到刺激,很快就挺立起来,有血从穿刺的地方渗出,但不多。

    秦国夫人起身,拿出自己的软鞭,对东钧道:“他怎么打我,我便怎么打你。跪下,像狗那样。”

    东钧双手撑在地上,胸前疼意倒不明显,只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酸麻,秦国夫人在他背上抽了一鞭子,要他在地上爬,于是东钧便慢慢爬动,秦国夫人在他身后时不时鞭打他。

    胸前的乳首直直挺立着,软鞭不比马鞭,打在身上软绵绵的,秦国夫人像是嫌他爬得慢,用力抽了他屁股几下,直接唤醒了东钧沉睡的那根驴鞭一样的肉棒。

    见到他腿间的阳具高高支起的秦国夫人又狠狠打了他屁股几鞭,怒骂道:“你这心思龌龊的狗奴才,果真和你那主子一个肮脏性子!你下面那根东西若是不想要了,我去替你禀了你主子,让他替你阉了去!真是留你不得,马上给我滚,滚回你主子身边去,让他看看他养的好狗是怎么和他一样对着我发情的!”

    东钧有些茫然地看着秦国夫人,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为鞭打屁股而硬起来,所以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寻到说辞开脱,但他知道自己要是真的惹了秦国夫人嫌恶,被退回魏珫身边,他就会回到暗司所,重新接受生不如死的调教,他不想回去。

    这是秦国夫人第一次生这般大的气,东钧隐约明白她为何会生气,也明白此事若是被魏珫知晓,或许他连暗司所都回不去,而是会被直接送往暗牢,成为残缺可怖的人彘,痛不欲生地活着。

    东钧不会花言巧语哄人,他笨嘴拙舌,只知道抱着秦国夫人的大腿祈求:“夫人,不要生气,我很听话的,别赶我走,我只能在你身边。”

    男人的大掌火热,透过白色的中裙传达到腿部娇嫩的肌肤上,灼热非常。

    “拿开你的脏手!”秦国夫人气红了眼,踢了他一脚。

    东钧没有松手,他不能松手,他一定要留在秦国夫人身边。但他只会一种伺候女人的手段,是暗司所里刑罚典狱风信教会他的。

    风信是一个长相平凡暴戾恣睢的女人,刑罚花样层出不穷,落到她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能在暗司所有一席之地的女人,都是有过人之处的,魏珫任命她做刑罚典狱,就是看中她调教人的手段。

    这个女人喜怒无常,唯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男人舔她,从脚趾舔到花穴,只要把她舔高兴了,她就能责罚得轻一些。很多暗卫为了在她手上少受些罪,都愿意舔她,甚至爬上她的床也正常。

    东钧在暗司所,最怕的就是风信,风信折磨人的手段实在太多,他现在想起来都筋骨隐痛。不过好在他是个无趣的人,唯一的优点就是听话,风信要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他从不祈求风信下手轻一些,还是风信主动对他说,要他只要舔自己的脚,她便会对他少一些责罚。

    于是东钧照做了,他一直明白在暗司所,除了对主人的忠诚,听话会让他少受很多罪。

    风信不喜欢这样听话的人,久而久之便对他失了兴趣,魏珫挑他去将军府给秦国夫人当车夫,看中的恰好就是他格外听话这一点。

    面对盛怒的秦国夫人,他理所当然将伺候风信的手段用到了秦国夫人身上。他匍匐在秦国夫人脚边,一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一手脱下她的如意履,而后双手将秦国夫人的玉足捧在掌中,舔弄她的脚背。

    “混账东西!”秦国夫人突然被脱了鞋,还被湿软的舌头舔了脚背,登时怒不可遏,想把自己的脚从东钧手里拿走,却没有力气,要不是东钧扶得稳,秦国夫人挣扎时还险些摔倒。

    东钧顺势将秦国夫人推在了床上,掀高她的中裙,隔着亵裤舔她的花穴。在他的认知里,再厉害的女人,动再大的怒,只要被舔了穴,最后都会舒服得心情大好。

    秦国夫人剧烈挣扎,但如何也挣扎不脱。她从未想过东钧一个车夫竟也敢欺辱于她,简直是不要命了。魏珫是帝王,她无法反抗,东钧算什么,一个卑贱的车夫,魏珫养的一条狗,也妄想作践她?

    “你这下贱奴才,今日你若辱我,明日你便——啊——”秦国夫人骂着骂着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东钧将她的亵裤都舔湿了,火热的舌头灵活地舔弄着花瓣,时不时顶弄中间的花核,快感骗不过身体,有淫液缓缓流了出来,和口水一起湿透了亵裤。

    东钧闻到花液的香气,更加卖力舔弄秦国夫人的花穴,含着穴口用力吮吸,似乎要将里面的花蜜都吸到自己的嘴里去。

    “啊——你这狗奴——”秦国夫人被吸得浑身无力,被魏珫调教过的身体日渐敏感淫荡,即使心里不愿,面对东钧这样的舔弄还是忍不住流下了一大片淫水。

    亵裤被花汁浸透后,可以清晰看到花穴的模样和上头乌黑的毛发,东钧觉得秦国夫人不仅人美,穴也是美的,流出的汁水也格外香甜。

    舌头模拟着交合的动作在穴口顶弄,拇指按住花核不断揉弄,秦国夫人很快溃不成军,哆嗦着泄了身。

    东钧以为秦国夫人不会生气了,结果秦国夫人起身就甩了他一个耳光,骂道:“你这贱奴,竟存了这般心思,那狗皇帝欺辱我,你一个奴才也欺辱我,我就这般轻贱,谁都能作践吗?”

    “不是。”东钧不懂秦国夫人为何还是这般生气,也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磕磕巴巴解释,“不是作践……想让夫人舒服,不要生气。”

    秦国夫人直接气哭了:“谁告诉你这样做我会舒服!”

    东钧有些着急:“可是刚刚夫人喷了好多水。”若不是舒服,怎么会喷这么多的水,不是叫他做了无用功。

    “你闭嘴!”秦国夫人擦了一下眼泪,见他腿间的孽根竟还高高翘着,心里头更是委屈,直接上手打了过去。只是手上没力气,没打疼东钧,倒把孽根撩拨得更加坚挺。

    “今日我便阉了你这狗奴才!”秦国夫人气得要去拿剪子,东钧一把拦住她,不让她下床。

    秦国夫人被赤裸上身的东钧紧紧抱住,羞愤得脸颊通红,如何也挣不开这滚烫窒息的怀抱,挣扎时胸前两颗被魏珫用银针穿刺过,导致一直挺立的红樱不可避免地与东钧的胸膛摩擦,时而刺痛时而酥麻。

    股间还顶着一根粗长的火热,烫着她的花穴,刚刚泄过一次的穴儿敏感得很,仿佛又有水淌出来。东钧胸口的穿着的绣花针在纠缠中挂住了秦国夫人的中衣,扯松了绑带,一下将她里头的白色抹胸暴露了。

    秦国夫人伸手去掩,羞得疲惫又绝望,气得险些又要哭出来,把她给气狠了,恨声道:“把裤子脱了!”

    东钧听到这个指令,很明显愣了一下,秦国夫人趁机脱了他的裤子,将他胯下那根粗长的肉棒露了出来。顶端的鸭蛋大小的龟头吐着亮晶晶的汁液,快有小臂粗长的暗红色阳具青筋遍布,让人丝毫不敢怀疑它的威力。

    这根肉棒实在太狰狞,比魏珫甚至是比她去世的丈夫还要粗长许多,秦国夫人甚至怀疑这根肉刃要是捅进自己的穴里,能把她给捅死。

    秦国夫人咽了一口唾沫,光是这样想想花穴都不自觉流出水来,不由得在心中斥责自己。

    东钧也没想到秦国夫人会给他裤子脱了,连忙提上去遮住自己的肉棒,退至床下:“夫人若是不舒服,我再给夫人舔一舔就好了,不要打这里。”

    “呵。”秦国夫人嘴里发出讽刺的笑声,伸手摸他被绣花针穿刺后挺立的乳首,“想操我吗?”

    这种粗鄙直白的话从她嘴中说出,违和之中又无比勾魂。

    东钧的乳首被秦国夫人玩弄,疼痛与兴奋交织在一起,如实答道:“想,但是不能。”

    “你怕死吗?”秦国夫人拔掉了那两枚绣花针,随意丢在了地上,然后紧紧捏住了东钧的乳首,让东钧发出一声不知是疼痛还是快感的闷哼。

    他一如既往坦诚道:“我怕死。”

    秦国夫人抚上他的脸颊,在他耳边细语:“不,你根本不怕死,你都舔了我,你还会怕死?”

    “因为怕死,所以才舔了夫人。”东钧全身都僵硬着,不敢动弹。

    秦国夫人无法理解,甚至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她并不想深究东钧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打定主意要惩治他,故意摸着东钧的肉棒说:“可是光舔我,没有你用这根东西伺候我舒服。”

    东钧本就硬了许久一直没有消下去的肉棒被秦国夫人的小手一摸,又胀大了几分。

    他有些迟疑地对秦国夫人说:“夫人舒服了,就会把我留在身边吗?”

    “当然。”秦国夫人眸光闪烁。

    “好。”东钧一点头,重新将秦国夫人推倒在床上,开始亲吻她的脚背,而后一点一点吮吸着,从脚趾到小腿再到膝处的淤青,还有大腿内侧被绳子勒出的红痕,都被温柔亲吻,亲得腿心一片淫糜的光泽。

    亵裤被褪了下来,彻底露出花穴,东钧不停舔弄着那朵花,吮吸里面的花汁,吃得啧啧有声,也让秦国夫人发出愉悦的喘息。

    秦国夫人知道自己昏了头,她让东钧伺候自己,既像是对魏珫的报复,又像是自我堕落。她可以想象魏珫知道这件事后是何等震怒的模样,无论她是否将过错都推给东钧,以魏珫的性子,东钧都难逃一死,她要他死。

    “啊——”秦国夫人在东钧的舔弄下又泄了身,东钧将那些花蜜都吃进了嘴里。

    花穴湿得一塌糊涂,水光潋滟淫糜非常。东钧又解了秦国夫人的抹胸,疼惜一般轻柔舔舐过她胸前和背上的红痕,让秦国夫人有一种自己被心爱之人温柔以待的错觉。舔过红痕之后,再将两颗红樱含在嘴里舔弄,挺立的红樱被舌头刮过时,刺痛又含着快感,让秦国夫人的脸颊都泛起酡红。

    东钧将秦国夫人上下一番舔弄,让秦国夫人泄了叁次,但秦国夫人被淫药调教了的身子无法轻易被满足,始终没有得到真正的舒缓,她无比渴望有一根肉棒来贯穿自己,偏偏东钧却顶着一根大肉棒不插她。

    “快用这个插我啊。”秦国夫人忍不住握住了东钧的肉棒,感受到手里的粗壮火热,更是心痒难耐。

    “不行。”满头是汗的东钧摇了摇头,往秦国夫人的花穴里插入了一根手指,

    他的手指粗长,指腹上是粗粝的厚茧,插入嫩穴里有刺痛和胀满的感觉。

    秦国夫人微蹙眉头,东钧缓缓抽送了几下,花液将他的手指彻底润滑后,秦国夫人才舒展了眉头。等秦国夫人适应后,东钧又加入了一根手指,秦国夫人感觉自己被彻底撑满,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

    两根手指被小穴咬得有些紧,东钧只能缓慢抽送,但这无异于隔靴搔痒,秦国夫人要他快一些,他舔了舔挺立的花核,舔得里头的淫水多分泌了一些,手指进出也顺滑了许多,才加快速度抽送。

    东钧的速度快到手指进出时只可见到残影,秦国夫人被插得快感如潮,惊叫道:“啊……啊——慢一些,太快了!”

    东钧时刻谨记风信告诉他女人在床上说的慢一些不可信,于是丝毫没有慢下来,继续快速抽插。

    “啊啊啊——!”秦国夫人尖叫不断,花穴喷射出一大片透明的液体,接连喷射了许久,将床单喷湿了一大片。

    东钧终于停了手,将湿淋淋的手指从秦国夫人的花穴里抽了出来。秦国夫人全身潮红,有些失神地看着头顶的纱帐,那样灭顶的快感,实在太让人沉溺了。

    东钧将自己满是秦国夫人淫水的手指往裤子上擦了擦,无比认真询问:“夫人,舒服吗?”

    秦国夫人脸颊通红,有些无法面对自己和东钧,东钧甚至不用肉棒,光用舌头和手指就让她不断攀登高潮,这让她的计划完全落空了,索性闭口不言,不理会东钧。

    东钧不得到答复不罢休,略带了些急意道:“夫人,你还没有回答我。”

    秦国夫人心中烦躁,故意道:“你躺下我就告诉你。”

    东钧没有多想,躺了下去,秦国夫人立刻翻身跨坐在他身上,脱了他的裤子用力握住那根狰狞的肉棒。她一只手根本不能完全握住,便两只手去把握,东钧胀痛了许久的命脉被握住,一时不敢动弹,但又似乎隐有期待。

    秦国夫人摸了摸他的大龟头,上头也吐着透明的粘液,她像是负气一般,用湿漉漉的花穴蹭了蹭那根肉棒,将棒身蹭得一片水光,也让东钧暗暗吸气。

    将肉棒都蹭上自己的淫液后,秦国夫人提臀,一手握住肉棒对着自己的花心,缓缓吞了下去。

    刚进入了一个龟头,秦国夫人就觉得自己被撑满了,哆嗦着喷出一股汁液浇在敏感的龟头上,令她与东钧同时发出一声呻吟。里面胀得不行,东钧的肉棒实在太粗太长,她一时无法完全吞下,只是含着前端在穴里,外面还露着叁分之二。

    东钧忍了许久的肉棒终于进入了极乐之地,舒爽得险些泄了出来,不需要秦国夫人发话,他自己便随着本能缓缓抽送了起来,什么规矩忌讳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肉棒的胀满根本不是手指能比拟的,秦国夫人舒服得发出细碎的呻吟,东钧托着她的大腿顶胯抽送,交合处的淫液顺着他的肉棒流下来,打湿了他的毛发。

    东钧知道自己胯下的东西比常人粗大,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的,不敢贸然都插入秦国夫人的穴中,而是插了几百下,等秦国夫人适应了之后,才缓缓深入。

    “嗯……不行,太深了……”秦国夫人感觉到体内的肉刃不断在深入,将自己填满到一个极致的状态,撑得下边满满胀胀的,她低头一看,那根粗长的东西已经被自己完全吞没,不可思议的同时穴里又分泌出润滑的淫液来。

    那根肉棒光是全部进去都能让她觉得无比舒爽,等下动起来,岂不是要她的命。

    东钧的肉棍彻底进入那让他舒爽的穴中后,差点泄出精来,忍不住发出了忍耐的喘息声。

    秦国夫人脸上带着春情,看得东钧口干舌燥,他支起大腿,让秦国夫人可以靠在自己腿上,长手扶着秦国夫人的腰肢,顶胯抽送起来。

    “哦……”秦国夫人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东钧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肉棍是怎样在她的花穴里进出的。

    自己的花穴被东钧彻底填满后,秦国夫人被抽送得无比舒爽,愉悦的同时又忍不住自我厌弃,明明被魏珫玩弄了那么多次,早该没了廉耻,被魏珫操弄和被东钧操弄合该没什么两样,却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东钧以为是自己把秦国夫人操疼了,停下了抽插,伸手为她擦去泪水,问道:“我弄疼你了吗?”

    语气温柔,像情人间的呢喃。

    秦国夫人哭得更凶了,她觉得一切荒唐无比,又满腹委屈不知如何宣泄,只能嚎啕大哭。

    东钧吓坏了,阳具退出了秦国夫人的花穴,笨手笨脚将秦国夫人抱在怀中,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知道学着从前在街上见过的母亲哄小孩的样子,轻轻拍打着秦国夫人的后背。

    秦国夫人埋在东钧的颈侧哭泣,泪水冰凉,不断从东钧身上划过,东钧隐约觉得胸腔的某处有些痛,却说不出是哪里痛。

    最后秦国夫人哭累了,渐渐没了声响,东钧想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自己把她弄疼了,低头一看,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东钧只好憋着满肚子疑问,无师自通地替她穿好衣服,换下湿透了的床单,又去打了水,为她擦干满脸的泪痕,盖好被子后捡起地上的两枚绣花针,穿好了自己的上衣,带着被花液弄湿的床单,去苏蔷所在的耳房轻叩了叁下门后才离开。

    苏蔷听到东钧的扣门声,知道他要离开了,等她推门时,东钧已经不见了影。她回到秦国夫人的寝居,发现秦国夫人已经熟睡,身下的床单换了一张。

    她惊疑不定,好端端的,这床单怎么换了一张?又不好此时叫醒秦国夫人,只能等第二日再问。

    第二天秦国夫人醒来后,苏蔷问她床单的事,秦国夫人回答:“沾了些血,让东钧拿去丢了。”

    苏蔷不疑有他,没有再问。

    东钧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夜不能寐,白日里顶着一双发红的眼来问秦国夫人,问她晚上哭是不是自己的错。秦国夫人冷冷道:“想活着,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要让第叁个人知道。记着,你这条命是欠了我的。”

    “哦。”东钧点头,又问,“那夫人还留我在将军府吗?”

    秦国夫人虽知晓他缺根筋,却还是烦厌不已:“你爱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与我何干,赶紧出去!”

    东钧很想说和她有干系,但秦国夫人让他出去,于是他只能退了出去。

    原本秦国夫人是想要在魏珫面前诬陷东钧奸污了自己的,既能挑起魏珫的怒火,又能处决了东钧这个莽人,但最终她还是改了主意。

    她与东钧,都不过是囚笼里的鸟,只是他更不识得忧愁罢了。他不懂,她又要如何怨恨。

    之后秦国夫人虽对东钧偶有责骂,但没有再打过他,秋水居窗沿下的灯笼也没有再挂起。

    东钧时常会从窗户看着秋水居,那月光每每照在窗棂下,都留下一片霜色冰凉。

    他察觉到秦国夫人对他的态度转变,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只是见她日渐苍白消瘦,再好的药材与山珍海味都填补不了她心中的亏空。

    (题外话,抱歉这一章拖了这么久,如果喜欢可以为我投珠珠,谢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